■老工廠的前世今生
  ?老工友(右)給陳永祥介紹老廠址的情況。
  ▼昔日合影。
  他在上海,他們在合肥,相隔千里;一別30年後,一個早已不在的老工廠,居然把兩地人“召喚”在了一起。
  本報報道了上海的陳永祥老人想尋找到闊別30年的合肥老工廠和老工友一事後,誰會想到,合肥的老工友們也一直在千方百計地尋找他。這些平凡人的珍貴友情讓很多讀者為之羡慕、感慨。上周六,陳永祥老人一家終於回到了合肥,讓他沒想到的是,元件五廠數十位老工友已經聚在一起等著他了。
  1
  老工友想方設法來見面
  唏噓
  3
  這幾天,分散在合肥、巢湖的元件五廠的老工人們,千方百計地想和陳老見個面。“我是一定要見老工友一面的,這幾天我都在打聽聚會的地點。”元件五廠的鄒元新老人腿腳不便,上下樓梯都困難。上周六,他硬是拜托親屬找了一輛車送他到合肥安居苑社居委,那裡就是老工友們歡迎陳老的地方。
  當鄒老拄著拐杖費力趕到聚會地點,發現已經有幾十位老工友從四面八方趕到了。老人們都想方設法剋服困難聚在了一起,家住合肥東門的阮老已經不能出門,他特意囑托兒子前來,讓兒子見了陳老後,把見面的話和感受帶回家說給他聽。
  已逝老工廠情鎖一代人
  一個老工廠,為啥能讓30年未謀面的工友們如此牽掛?虞廠長特意從家裡拿來了一臺珍藏的VCD給陳永祥看。“你記得嗎?這是世界上第一批VCD啊,這裡面就有我們元件五廠出產的零部件。”虞廠長摸著VCD說:“我們這些人,把自己的所有青春都奉獻給這個廠了,它也讓我們知道奉獻是那麼珍貴。好多年輕人都體會不到了。”
  老工友們帶陳永祥來到位於長江路的原元件五廠家屬區,這裡已經被拆成了一片平地,馬上要蓋新的小區樓。“我記得你當年就住在牆角的那一塊地方。”工友王京生說:“那時我們條件好艱苦啊,可大家一門子奉獻,友誼好純潔。你記得嗎?有一年夏天我得了闌尾炎住院,那個年代醫院根本沒空調,高溫下我的傷口會發炎的。你是駕駛員,硬是想辦法給我運了四大塊冰放到病床下麵,靠那些冰,我很快恢復了,也沒感染。”
  陳永祥從元件五廠老廠再到巢湖的原廠,袁文鰲和高貴美等老工友們一直陪著,大家都在回憶著在老廠里展現出的青春故事。
  程文光 劉春林 許華本報記者 向凱/文項春雷/圖
  2
  歡聚
  重拾半世紀前年輕時光
  上周六下午,當合肥的老工友們重聚一堂時,陳永祥老人一家也踏上了上海開往合肥的列車。在此之前,老人的大女婿就告訴記者,陳老一直在念叨著當年年輕的伙伴,可惜那時困難,一張照片也沒留下。
  當天下午三時許,老人一家來到合肥。在合肥火車站出站口,這個背著背包的老人一看到一個穿青色T恤的瘦高老人和另外兩位老人,便連忙以一位七旬老人跑得最快的速度迎了上去。原來,瘦高老人就是陳老的老領導虞玉其廠長,而另外兩人就是本報報道過的袁文鰲老廠長和高貴美阿姨。
  “當時我就像見到幾十年前在農場的兩個廠領導和小女孩。”陳老事後回憶說:“重逢太高興了。”30年未見的老友們把手都緊緊握在了一起。“老陳你還是能看到50年前在巢湖的模樣呢。”虞廠長說著,從口袋里拿出一張精心包裹著的發黃的照片。“你記得嗎?1952年我從無錫到巢湖,你從上海到巢湖,我們這些年輕人一起合了影,你看年輕的模樣永遠留住了。”虞廠長指著照片里的自己和陳老說:“都50年了啊。我們終於又見面了。”
  看著半世紀前的照片,老友們眼圈都紅了。“我們把青春都給老工廠了,你能來,老廠的那些老朋友多麼激動啊。”袁文鰲老人說。
  來到安居苑社居委的會議室後,陳永祥吃驚地看到,白髮蒼蒼的老工友們都在等著他了。雙方一見面,滿屋子的人都沸騰了,他們都搶著過來抓住陳老的手,讓他辨認容貌。“‘三老闆’、王宗雲、張煥榮……”陳老一一辨認著。
  看著老人們笑個不停,老工友葛阿姨揉了揉通紅的眼睛。她告訴陳永祥,元件五廠已經拆遷了,老工友們都已經退休,有的生活並不富裕。但工友們聽說上海的老朋友要來,都爭著要請客。最後,他們自發湊錢辦了個“百家宴”,來招待這位30年不見的老友。“我們很多老友是幾年都不出門的,但這次都從四面八方趕來見老陳了。”葛阿姨說。  (原標題:敲響老廠門,重拾舊青春)
創作者介紹

Oh!Shoot!

rk64rklp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