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印太概念”逐漸變成國際政治現實,亞太地區國際格局發生微妙變化,引發域內有些國家對外關係的積極調整。近來,安倍出訪澳大利亞,邀請印度總理莫迪訪日,加強雙邊海洋安全合作乃至將定期舉行海上聯合軍演,就明示“印太概念”的“具體行為化”。在日本看來,印太是“兩洋交匯”之處,正是日本“自由與繁榮之弧”的關鍵點,將印度洋和太平洋整合於同一個地區戰略框架下,正好與日本的海上通道疊加,也是日本海洋國際戰略的側重點。
  日本海洋國際戰略核心是日美海權同盟,但在深化日美同盟關係的同時,日本力求結合具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形成“印太”區域海洋伙伴聯盟,將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國際影響力從西太平洋擴展至廣大的“印太”海域,最終建立起一套海洋綜合安全保障體系。為此,安倍提出“亞洲民主安全菱形”構想,設想由澳印日美組成“保衛從印度洋到西太平洋的公海”的菱形態勢,並“已準備好向這個安全菱形最大限度地貢獻日本的力量”。這樣的構想既表明其對於“印太概念”的重視,也突出了日本在“兩洋交匯”中遏制中國的海洋戰略定位。
  日本有些海權理念把中國作為“大陸國家”排除在其圈定的“海洋亞洲”之外,力圖從理論上剝奪中國走向海洋的正當性和合法性,與中國爭奪亞洲大陸外圍海權。在這些言論看來,若中國控制了東海、南海和印度洋一線,日本就只能受制於中國。這樣的海權理念已經成為日本執政的保守政黨及政府制定海洋戰略及政策的指導思想。
  日本的保守勢力一方面想塑造“海洋國家”和維護國際秩序的“海洋大國”形象,另一方面積極組織“泛海洋國家聯盟”、“民主國家聯盟”,以“價值觀外交”拉攏包括印、澳、韓、東南亞部分國家及太平洋島國,遏制中國維護海洋主權權益。“價值觀外交”已成為日本實現從“島國到海洋國家”戰略構想的重要手段。安倍於2013年初訪問東盟個別國家時,發表了對東盟外交的五項原則。其中指出,日本與東盟各國一起努力創造並擴大自由,民主主義和基本人權等的普遍價值。
  日本一直很重視與東南亞、南亞國家的關係,近來安倍加強印太海域國家關係,這裡面既涉及區域合作中的經濟利益,也有加強海洋安全合作、牽制中國正當海洋維權的戰略意圖。尤其是在海洋安保技術和裝備方面,日本對南太平洋和印度洋“新興海洋國”的海洋軍事力量建設進行前所未有的大力扶持,牽制中國的意圖昭然若揭。
  可見,日本已經突破保衛傳統海上通道的安全觀念,將影響“印太”廣大海域作為日本海洋戰略的側重點。因此,日本在“印太”區域海洋領土爭端問題上積極出頭,並以印太海洋航行自由和“法律支配”的秩序主導者和捍衛者自居。從長遠來看,日本仍會以所謂共同價值理念作為“印太”海洋安全合作的基礎,離間印太區域內國家間關係,製造印太海域不安定亂局。▲(作者是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
(編輯:SN171)
創作者介紹

Oh!Shoot!

rk64rklp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